當前位置:首頁 > 學術評論

從“招遠血案”看邪教的四大共性

2018年12月21日 14:39    作者:    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字體:
[打印本頁]

   5月28日,山東省招遠市的邪教全能神成員張立冬等6人,在麥當勞快餐廳內宣揚邪教,發展成員,向就餐人員索要電話號碼,當他們的要求被35歲吳碩艷女士拒絕以后,立即兇相畢露,殘忍地將她活活打死。并且事后還若無其事地稱被害人是“惡魔”,是“邪靈”。 不給電話號碼就是惡魔,就應該“除掉”,“殘殺”“虐殺”是他們的正常思維,這就是邪教全能神的邏輯!

  “招遠血案”告訴我們,邪教不除民無寧日。只有人人正確認識邪教、識別邪教,才能讓邪教成為過街老鼠,無處藏身,才能從根本上杜絕“招遠血案”慘案再次發生。筆者試從邪教的四個共性著手分析,供讀者識別之。

    邪教都宣揚“末世論” 

  邪教大多會用“末世論”對人們進行恐嚇,威脅不明真相者入伙。他們謊稱“世界末日”近在咫尺,人們將面臨滅頂之災,只要加入他們的組織就能獲得教主的保護,擺脫災難。

  制造“招遠血案”的“全能神”聲稱:當今的中國是一個沒落的大家庭,中國人都在詛咒之列,末日將到,能得救的沒有幾個人。宣稱:“1999年8月7日,天空中所有星辰將排成一個巨大的十字架,上帝借此宣示自己的存在,同時宇宙‘坍塌’,地球剎那間裂成碎片。只有按照‘女基督’的旨意辦才能避免災難。”

  法輪功教主李洪志曾經對早期的弟子宋炳臣等說:“地球就要爆炸,上次地球爆炸是我的師爺定的,之后的一次是師父定的,這次爆炸將由我來定。這次大爆炸本來定在1999年,但現在說可能提前,可能提前到1997年。”“我們這個地球的人類可能要有劫難。本來這個地球去年就應該炸掉的,只是由于我才推遲了30年。”;

  “全范圍教會”妄稱“世界將到盡頭,災難就要降臨”;

  “靈靈教”宣揚“世界末日即將來臨,整個人類要毀滅,只有早進‘靈靈教’才能躲過災難;

  “被立王”:“世界末日就要到來,只有信‘被立王’才能得救;若不信就要受懲罰,遭到屠殺”。

  “門徒會”叫嚷“世界末日來臨”,“信教的上天堂,不信的下地獄”。

  邪教教主宣揚“末世論”,散布危言聳聽的“人類毀滅”、“地球爆炸”等謬論,以此制造恐慌心理和恐怖氣氛,把人嚇住,騙人入教,以發展其組織,鞏固其邪教教主地位的“神圣”。緊接著通過引誘、洗腦、恐嚇等手段,使邪教成員消沉、盲目,形成一種病態的固執與瘋狂,喪失理智和判斷力,丟掉對社會、對家庭的責任感,唯“教主”之命是從,以此對成員進行精神控制,進而支配他們的行為。

    邪教教主都自封為“救世主” 

  “全能神”的幕后教主趙維山,將自己推薦的“女基督”說成是“耶穌”的道成肉身,是“活的基督”,是“實際神”。 聲稱“實際神”已決定選擇在2003年顯現,信徒紛稱“2003年中國要發生大事,實際神要掌管天下”。

  法輪功教主李洪志,采取“附佛貶佛”的手段自封為“宇宙主佛”。他一邊造假改生日,將自己的生日改成與釋迦牟尼生日同一天,一方面貶低釋迦牟尼,稱釋迦牟尼講的都是“初級層次的法”,這種法“連和尚也度不了,更何況度人?”(《轉法輪》),將自己寫的《轉法輪》說成是“宇宙間空前的大法”,是“能夠把人類、物質存在的各個空間、生命及整個宇宙圓滿說清”的唯一“大法”。稱自己是世界上唯一的、主宰宇宙的“救世主”。

  “人民圣殿教”教主瓊斯,自稱是神的化身,幾千年前化身為釋迦牟尼,后來又化身耶穌基督等;

  “大衛教派”教主弗農·豪威爾,自稱是復活的耶穌,是解放人類的象;

  “上帝的兒女”教主伯格,稱自己是“上帝揀選的王”;

  “奧姆真理教”教主麻原彰晃,自稱是“基督再生”、“新的救世主”、“本世紀最大的濟眾者”;

  “大白兄弟會”教主尤里·克里沃諾夫,最初自稱為神,后來改稱是“活的上帝”,是“救世主”;

  “門徒會”教主季三保,自稱:“神所立的基督”、“神的兒子”,“耶和華與我直接對話,已定我為先知,是神的替身”;

  ……

  邪教教主通過自封“救世主”達到了對信徒進行精神控制的效果,癡迷的信徒被精神控制以后,對教主惟命是從,認為自己只要按教主說的去辦就可以進天堂、獲得圓滿。很快就成了教主手中的木偶。

    邪教教主都自吹“有神功” 

  趙維山在其稱為《啟示錄》的“小書卷”中聲說:“女基督”是全能的神,她是地球王,金木水火土及一切活物都要聽從她的號令,她能讓太陽明亮,月亮消失(因為她是天上的邪惡),能使海枯石爛。聲稱“全能神”教主是宇宙之首,末后的基督,稱她能讓瞎子能看見,癱子能行走,大麻瘋病得醫治……無所不能。聲稱只有信奉“全能神”才能得到基督的認可,順利升入天國,不信奉者將墜入火湖受刑,永世不得解脫。

  法輪功教主李洪志專門為自己編了個《小傳》,說自己“八歲得上乘大法,具大神通”,稱自己的神功比釋迦牟尼還要高很多倍。他與小兄弟們串通好在多個公共場合作表演“三巴掌拍好一個羅鍋”等魔幻神功,他編造“將妨礙自己傳法的蛇神化為一道青煙”的故事到處宣傳。

  “奧姆真理教”教主麻原彰晃自稱在喜馬拉雅山得到了“佛祖真傳”,不僅具有在空中浮游的本領,還具有傳心術(心靈感應)能力。

  “門徒教”教主季三保稱自己可以行神跡治病救人,讓信徒升官發財、上天堂;

  ……

  邪教教主都通過“有神功”的自我吹虛,讓無知的信徒以為自己有具有神功的教主庇護,干啥都是“神”的旨意,甚至鋌而走險地去危害社會,包括自殺和殺人。

    邪教都采取“附宗教”的手段 

  “全能神”的幕后教主趙維山用“附基督”的方式創立邪教。他故意曲解《圣經》,將《創世記》中“神就照著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照著造男造女”這句話的意思曲解成:神的形象既像男也像女,胡說神第一次道成肉身是男性,即“耶穌”;第二次道成肉身是女性。將《耶利米書》中“耶和華在地上造了一件新事,就是女子護衛男子”這句話曲解為“女基督來是護衛男基督的”。借用《易經》中“道分陰陽”來支持其荒誕之說。在此輿論準備的基礎上,趙維山宣稱“耶穌將以東方女性的形象降臨”,接著奉河南鄭州的鄧姓女子為“活的基督”。

  法輪功教主李洪志,聲稱法輪功講的是“佛法”,“就是道家所說的‘道’,佛家所說的‘法’。”稱經書中的“佛法”是“初級層次的法”,聲稱“千古以來能夠把人類、物質存在的各個空間、生命及整個宇宙圓滿說清的唯有(法輪功)的佛法”。李洪志除了這樣說,還偷偷地造假自己的生日,將生日改為釋迦牟尼的生日,冒充自己就是佛祖釋迦牟尼。縱覽其他邪教,他們也采取附宗教的手段發展邪教。

  傳統宗教早已融入各民族的傳統文化,邪教采取“附宗教”的手段發展邪教具有很大的隱蔽性和欺騙性。不少邪教曲解基督教教義,“附基督反基督”發展邪教,如新約教會、門徒會、靈靈教、被立王、統一教等。近年來,在我國基督教地下教會活動比較猖獗的情況下,邪教“全能神”借勢發力發展勢頭迅猛,已經成為危害我國社會穩定的一大禍源。

  “招遠血案”給我們敲響了警鐘:邪教是社會的毒瘤,對人民群眾生命、財產安全的威脅極大,對發展、穩定大局的危害極大。“招遠血案”絕對不是一件孤立的事件,只要邪教存在,“招遠血案”那樣的慘案還會發生。只有讓人們了解邪教的共性,具有對邪教的識別能力,全民動員遠離邪教、圍剿邪教,才能從根本上杜絕類似的慘案發生。

【責任編輯:】

網上舉報
關于我們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京ICP備14016129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4559號
腾讯彩票兑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