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典型案例

警惕邪教組織“主神教”

2018年12月24日 10:37    作者:    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字體:
[打印本頁]

  近日,中國反邪教網披露了一男子從事“主神教”邪教活動獲刑的案情。

 

  或許,很多人是第一次聽說“主神教”這個名字。據網查,創立“主神教”歪理邪說的教主劉家國早在19年前就已伏法,但“主神教”的邪惡仍在延續,癡迷“主神教”的信徒近年還在廣西、湖南一帶傳教。

  女人信了“主神教”,無論多熱都只能穿長衣長褲,把自己裹得密密實實的,顏色也不能穿鮮艷的,這是邪教組織“主神教”的規定。

  除此之外,他們還宣揚在做神工的時候不能帶手機、生病了不需要吃藥,只要入教拿樹枝驅趕就可以了。嚴禁成員走訪親朋好友,更不能參加世間的紅白喜事,并要做到不和非本教的人結婚或同房,做到“聽教主話,聽教主的指揮。

  如果家中有親友每個月固定那么幾天不帶手機外出,日常思維和正常人違背,就要提高警惕是不是“中邪”了。

  “主神教”跟國內其他打著基督教的旗號傳教的邪教組織一樣通常是地下秘密活動。

  “主神教”到底危害有多大?

  在中國活動的主要邪教種類中,“主神教”活躍程度排名靠前,系原邪教組織“被立王”骨干劉家國所建立。

   

  受“主神教”頭目影響,從1993年湖南湘鄉開始,活動涉及23個省、市,蒙騙群眾萬余人,邪教活動頻繁的地區有湖南、江西、廣西、云南、貴州、福建、河南等地。

  直到1998年6月,作惡多端的教主頭目劉家國在云南曲靖被捕,人們才開始對這場騙局初醒,全國開始對這個能騙倒一萬余人的“主神”教主身份好奇。

    

  “主神教”教主劉家國:1964年10月出生,安徽省霍邱縣人,早年喪父,不喜讀書,初中畢業后懶事生產,混跡鄉野。與原配妻子生育一女,后拋棄妻子在外流浪。

  1989年,他加入當地“被立王”邪教組織,迅速成為骨干,被“被立王”吳揚明(已于1995年被執行死刑)冊封為“憐憫”。1991年因大肆傳播邪教被霍邱縣公安局批捕外逃。1993年初,劉家國在湖南湘鄉宣布成立主神教,以主神教“二號人物”朱愛清的哥哥家為落腳點,向周圍市縣及全國傳播主神教。

  劉家國被捕后說:“只要打著神的招牌,就會有人相信你,并愿為你奉獻一切。”

  他還說:“參加‘被立王”的經歷,使我看到現在的人特別迷信神的作用。神到底是什么樣的東西,他們并不清楚。我當時就想,既然吳揚明可以當神,難道我就不能當神嗎?”

  由此可見,邪教對人的影響有多大,站在“被立王”的經歷上,劉家國是受害者。但是站在那一萬多余的群眾上,他們就是厭世者,是惡勢力,利用人性的無知,倡導信神就可以保平安,去病痛,以暴力、威脅、滋擾等手段,欺騙他人的錢財,導致信教人員家庭破裂,社會動蕩不安。

  任何一個人的人身,財產,生命等權利受侵害便是違法。從1995年至1998年間,“主神教”以繳納“奉獻糧”、“奉獻款”為名,詐騙現金30多萬元、糧食2萬多公斤,還有大批金銀首飾、稻谷、油料等。

  現金大部分被“主神”和骨干們揮霍掉。讓人最可惡的是他們利用傳教瘋狂誘奸女性,劉家國先后以“賜神靈”為名誘騙和脅迫等手段奸污女性27名,迫使6名女性為其生下了孩子。在他受審時,曾交待搞‘主神教’的目的就是想多騙點錢,多玩點女人。”

  除此之外,主神教跟其他邪教的手段一樣,走的是“教主”崇拜、精神控制、編造邪說三部曲,產生的是聚斂錢財、秘密結社、危害社會的毒果。

  “主神教”的欺騙手段

  1、極力制造對“主神”的個人崇拜、以“神”的名義蠱惑和恐嚇。

  “主神教”以6月28日(“主神”的生日)作為“圣誕節”,盜用和歪曲《圣經》上的內容,宣稱“主神”是基督復活,“道成肉身”,編造1999年是世界末日,只有信教才能保平安等謠言,散布“災難即將降臨,錢、糧放在家里不可靠,放到‘天國’才保險。”

  2、打著“祛病”的幌子,誘騙人加入。

  “主神教”邪教組織鼓吹只要入教,有病治病,無病保平安。他們“祛病”的招數就是將樹枝編成條(桃樹枝或柳樹枝),抽打病人,進行“祛病”“趕邪靈”等邪教活動。在此歪理邪說的蠱惑和迫害下,很多人加入邪教。

  3、建立了嚴密的組織體系,嚴格控制女性。

 

  “主神教”為了從心靈上取悅女性,不惜在“封官許愿”上大做文章,通過“職務”吸引控制女性。他們實行分層負責制,整個邪教共分8層。其目的不言而喻,那就是為了瘋狂誘奸女性。教主劉家國以“蒙召”為名,要求女信徒必須將自己的身體當作活祭獻給“主神”,與神一起經受“圣靈與火的洗禮”。在上主和天使都是“主神”賜封給“蒙召”過后的女性。

  4、制定邪規,嚴密控制信徒。

  主神教以《真理道路生命》、《話說三位一體真神》、《生命之光》、《十條誡命》以及“訓命”、“條例”為核心教義,制定了一系列的“教規”對信徒實施精神控制。比如,入教時要填寫《志愿書》,向“主神”宣誓效忠;“當盡心、盡性、盡意、盡力愛我們的神,不可懷疑”等。

  外出傳教時,不能帶身份證,不能用真名;信徒之間單線聯系,只能使用公用電話;開會的信徒穿黑布鞋,接待的信徒穿白鞋,彼此不說話;“下級”見“上級”必須下跪等等,

  以此對信徒進行精神上的控制,對他們進行逐步洗腦。一旦加入主神教,會被骨干人員教唆:入教后,不能退教!退教可能會引起血光之災,“教主”最恨背信棄義的人,一個小小的施法足以讓退教的人粉身碎骨。

  5、培訓信徒,凸顯政治野心。

  1996年4月,劉家國在湖南衡山縣召開名義為“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實際是發展下線的培訓會,在這個所謂“一大”上,劉家國提出“主神要在地上執掌王權”,確定了“以‘主神’為核心的領導地位”、“各省代表要緊緊團結在‘主神’周圍”的教規。會議開了2天,最后一天晚上,劉家國對著跪拜在地的幾十名信徒說:“我就是神。聽從神的意愿,服從神的安排,就會迎來光明的幸福。”

  經劉家國教唆,手下信徒向全國發展組織,僅湖南一省就有發展了4000多名信徒。

  “主神教”對女性的傷害

  有報道曾披露在主神教活動中,傷害最重的是女性,一個未滿14歲的小女孩,小碧(13歲)因為好奇,跟著姐姐從邵陽來到湘鄉,想看看“神”的樣子。“主神”授意手下將小碧強行關進“主神”的臥室,當晚主神對她進行了“圣靈與火的洗禮”。據中國太極拳網刊登的《主神教的創立和發展受害者的自述帶你了解這邪教》中透露,受害者父親是村辦小學的民辦教師,信了“主神”后,送其被誘奸,直至生下一個男孩后父母才悔恨不已。受害者回憶講述,當時剛滿十三歲的她懵懵懂懂地失去了童貞,并從此被劉家國控制,開始了幽禁的生活。劉家國給她起名字叫“百合花”。房子里還住著其他六個女孩子,都是二十幾歲的樣子,起名“白玉石”、“美麗”“珍珠”等,在劉家國的恐嚇和暴力強迫下,女信徒就得無條件順從。由于無知和幼稚,受害者們對他除了害怕,還增添了一份隱隱的崇拜,覺得他就是真正的“神”,不是一個普通的人,所有的奉獻都是應該的。這就是無知少女被邪教洗腦后恐怖的一幕。

 

被劉家國誘騙脅迫奸污的部分女性截圖

  直至現在,公安機關打擊多起“主神教”殘余勢力,但仍然還有一些不法份子大事宣揚信奉“主神教”歪理,聚集群眾公開進行邪教活動。邪教問題具有長期性、反復性、頑固性等特點,邪教地下組織非法活動從未停止過。現實一再證明,邪教傳到哪里,災難就跟到哪里。

    

  2015年11月,廣西賀州“主神教”邪教案宣判 3名被告人獲刑。

  2017年4月后,“主神教”信徒云南人徐所華,先后到廣西河池市都安縣、大化縣發展信徒,宣揚信奉“主神教”歪理邪說思想,將村民黃某環家發展成為“主神教”的接待家庭,多次召集村民集會并公開進行邪教活動,最終導致信徒黃某環的女兒失聯。大化法院公開宣判徐某華有期徒刑六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二萬元。

  事情才過去1年,今年7月份,經群眾舉報,在湖南綏寧縣抓獲四名宣揚主神教人員,收繳主神教手抄數份。

  

 

 

  法網恢恢,任何邪教都見不得陽光、上不得臺面,無論他們怎樣偽裝、怎樣秘密行動,都掩蓋不了其反人類、反科學、反社會的邪惡本質。

  在筆者看來,陷入邪教泥潭執迷不悟的信徒之所以還賣力去傳播邪教,與他們固執的性格和愚昧有關。抱者“有病能治病、無病能保平安”的思想,去傳播邪教,教唆、煽動他人迷信生病不用打針吃藥、世界大災難要來臨、把“主神教”傳給一人信奉“神”就會增加15年壽命,這些邪教謊言鬼話,多么的荒唐可笑。

  邪教的騙術其實并不高明,稍有一點科學精神的人,只要多問幾個為什么,就能很容易識破邪教騙人的伎倆。

  邪教的克星是科學,對于陰魂不散的邪教“主神教”,我們唯有高舉科學旗幟,具備科學精神,在思想上筑立起一道防護墻,從根本上杜絕邪教組織的侵害。在此奉勸大家多多學習反邪教知識,切莫再受“主神教”謠言的欺騙,也敢于向公安機關檢舉揭發身邊的邪教活動,讓可惡的“主神教”徹底消身匿跡。

【責任編輯:】

網上舉報
關于我們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京ICP備14016129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4559號
腾讯彩票兑奖